正義謊言的罪人|書評|陳金漢|教化之可能|重現每個在法庭無法獲得的正義

法院真的能審判出正義嗎?冷冰冰的法條,是否真能夠斷定兩造雙方孰是孰非?當我們真的走上法院,爭得究竟是正義,還是一口氣?本書首章就搬上一樁血淋淋的親夫弒妻案,兇手直接鎖定在案發現場呆若木雞的老翁及尚未取得聯繫的兒子間。隨著律師一步步打開老翁的心防,駭人聽聞的血案背後的故事也才揭開序幕。

法院真的能審判出正義嗎?面對越來越多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判決,我們是否應該繼續相信司法?而冷冰冰的法條,是否真能夠斷定兩造雙方孰是孰非?當我們真的走上法院,爭得究竟是正義,還是一口氣?本書以16個案件拼湊而成,作者陳金漢是執業20多年的律師,透過一樁樁的個案闡述每個無法從法庭判決中得到的正義。


正義謊言的罪人 書評/評價

《正義謊言的罪人》封面

首章:空號

本書首章就搬上一樁血淋淋的親夫弒妻案,兇手直接鎖定在案發現場呆若木雞的老翁及尚未取得聯繫的兒子間。雖然老翁自稱是在下手殺害妻子後便主動打電話報警,但我仍猜測這是個年邁的老父親為兒子頂罪的故事。然而,這對夫妻的兒子卻是個盛名在外的醫師,長年旅居國外,根本不可能犯案。隨著律師一步步打開老翁的心防,駭人聽聞的血案背後的故事也才揭開序幕。

作為本書的開頭先鋒,老翁的故事著實令人鼻酸、心疼。所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即便是有了光耀門楣的子孫,也不代表家族從此可過上無憂無慮、幸福快樂的日子。判決書上老翁成了弒妻兇手毫無疑義,但救人無數的醫生卻救不了雙親,不免諷刺。更別提這位免疫學巨擘可能從來沒想過要救,或者,他根本就是造成事件的導火線!

可再轉念一想,即便是生養父母,又有什麼權力把兒女綁在身邊呢?縱使案件中的兒子行徑誇張,儼然是攤潑出去的水,可父母竟只因兒女未在跟前盡孝而選擇離世,難道就不誇張嗎?至少我認為,應該沒有人能為別人的人生負責才是。而若真要為本案找到那根稻草,恐怕是疾病和精神壓力吧!

誠如本書封面文案所言,案件背後那些判決書上看不見的故事往往才是串起案件真正的血肉。可面對堆積如山的案件,檢察官和法官是否真能在詳細了解故事始末後才做判決?而呈現在他們面前的證據,又是否足以重現案件的來龍去脈?

書摘與書評

很意外地,本書竟然在網上只查得到書摘,卻沒有幾篇書評或讀書心得。畢竟透過作者極佳的敘事能力與邏輯,每一個案件都成為了值得深思的議題。無論是為了爭產而走上法院的家庭、離婚假公平真殘忍的監護權分配或是蠻不講理的誣告偽證,都在陳律師的筆下完整重現,令人不勝唏噓。不得不說,律師果然都是說故事的能手!

此外,故事也常冒出些讓人不得不多看兩眼的金句。有時只是律師自己的呢喃,有時則是在當下直接說給當事人聽。編輯還貼心地特別將這些字句加粗,隨時翻都能找到。

律師與正義

以律師為題,不禁也讓我想起2019年台劇《最佳利益》(以下簡稱《最》)。在本書裡,也多少能夠驗證《最》劇,譬如那句經典的「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但《最》劇中的角色有著明確的善惡,現實世界中卻並非如此。如上述所提及的醫生,在眾人面前是妙手回春的華佗再世,但在父母面前卻只是一串毫無意義的數字。如此一來,棄兩老於不顧的醫生究竟是善?是惡?而不忍妻子受病痛及相思的煎熬下手弒妻的老翁又是善或是惡?如果救人不代表正義,殺人不代表罪惡,那什麼才能稱之為正義呢?

曾經,王靖《敗戰處理》中以內湖小燈泡事件改編的「身首異處」一案給了我很強的震撼。沒想到,本書的每一個故事都擁有著相同,甚至更強烈的後勁,彷彿每個故事都是一道值得辦場辯論會的題目。雖然作者在敘事的過程中明顯地帶有自己的立場,但卻不至於激進或令人厭煩,反而像是個老者再提當年的往事(事實上,也真的是?)。

死刑的存廢 教化之可能

既然與刑案相關,本書免不了提及死刑存廢的議題。有趣的是,在本書第15案「教化之可能」的法庭中,竟然出現了國中國小的成績單,試圖以被告曾經成績優異、品行優良證明其並非完全無矯正教化的可能。為此,作者還嘲諷地在內心道:

是否有教化之可能?那是對於犯人將來行為的預測。而預測是否就像是算命?這年頭,法官也得兼算命?

當看到這段話時,我真是沒辦法忍住自己嘴角的微笑。是阿,有沒有教化的可能,誰說的準呢?但當無期徒刑可以假釋,加害人甚至可以大搖大擺地上街時,「正義」何在?被害人又應如何面對傷痛?

可如果站在法官的立場,即便是位居高位,又有什麼權利決定生死?說到底,法官也只是一個職業。有誰願意為了工作背上一個永遠的十字架?也許一個死刑毀掉的,不只是兩個家庭,連法官及死刑執行者的家庭都會受到波及。

結論

其實一直很糾結於是否應該將書中的每個故事都做一點描述,但最後仍是作罷。那些值得思辨的案件,每一個在判決上無法得到的正義並非言語能夠敘述。在閱讀時,總有種悶的心慌的感覺,尤其是那些無計可施的案件,那些明明「正義」就在眼前卻遠在天邊的無力感。


Hello,我是筑欣:

拾·誠實【10xhonest】是一個關於我閱讀、生活、博物館、影劇動畫及ASMR的天地。即時訊息的更新,可以追蹤TwitterFacebook

您還可以看看:

生活/碎碎念

【金石堂回頭書展】回頭書全面下殺·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Hyread、Kobo、Readmoo】三大電子書APP推薦及實用評價

【思覺失調不是多重人格】在殺警案無罪後,從閱讀/影視看思覺失調

【imiiax臺灣吧耳機評價】開箱可愛實用兼備的經濟藍芽耳機

【景美河濱公園】腳踏車、籃球、野餐、溜小孩和夕陽一次滿足!

【三重美食】集美街無刺虱目魚肉粥

博物館系列

【518開放博物館評價】防疫期間,我們就把博物館搬回家吧!

回顧《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2017)》的妙手回春

2020台北好去處《康熙臺灣輿圖》、《發現台灣》30元一次看到飽

閱讀系列

《加害人家屬》一人做事不只一人擔,不能哭更不能笑的無聲地獄

《敗戰處理》死刑是重點嗎?陪你看過台灣最悲傷的故事

【自學平面設計必讀】達人們都推薦的21本實用書單!

【示鈴錄/怨氣撞鈴推薦】多災多難後,更珍惜平凡的幸福

【《美麗新世界》反烏托邦必讀經典】快樂,究竟由誰來定義?而你擁有的自由,是否真的自由?

ASMR系列

【ASMR是什麼】ASMR的起源,帶你回溯顱內高潮的重要時點

11個ASMR頻道,讓你連假酥麻三天三夜!

13種ASMR觸發,總有一種能讓你感受到大腦被按摩的酥爽!

7種ASMR主題,就算只是看別人被按摩,也能體會ASMR?

ASMR博物館的專業研究人員帶你揭開ASMR科學

影劇動畫

2020台劇推薦,【誰是被害者】活下去比死亡更需要勇氣。

2019台劇回顧,【最佳利益】永遠不要相信當事人

《Into the night/絕夜逢生》永不見天日的末日短劇

【動畫寄生獸評價】生命的準則,由誰說了算?

【想見你評價】從中二懵懂的小鹿亂撞到討論穿越時空的虐戀(全文劇透)

【最佳利益評價】2019台劇推薦,永遠不要相信當事人

2019年由天心、鍾承翰及溫昇豪主演的台灣律政劇《最佳利益》。劇中,天心化身職場女強人,帶領鍾承翰所飾演的菜鳥熱血律師解析一樁樁來到事務所的撲朔迷離。編劇透過角色台詞所描繪出的,那些不曾被發現過的社會現象,你一定也想看看!

2019年由天心、鍾承翰及溫昇豪主演的台灣律政劇《最佳利益》,至今已經滿一周年。劇中,天心化身職場女強人,帶領鍾承翰所飾演的菜鳥熱血律師解析一樁樁來到事務所的撲朔迷離。至於溫昇豪,一樣是《犀利人妻》裡回不去的瑞凡。整體而言,我還是相當推薦這部劇!

會再次把這部搬出來,是因為今年的《誰是被害者》(以下簡稱《誰》)。同樣是一件件案子堆疊而成劇集,也同樣探討著各個社會議題。從自殺、精神疾病、婚姻及死亡。在《誰》劇中,我感受到的是篇幅不足,無法深入探討的窘迫。但《最佳利益》卻特別令我驚豔,由其是那些編劇透過角色台詞所描繪出的,那些我不曾發現過的社會現象。特別是五月,剛好也是《最佳利益》這部劇推出滿一週年的日子。遙想去年這時候,大家還沉浸於《我們與惡的距離》當中無法自拔,可能忽略了這部緊追在後的遺珠。如今,YT上也有全集能夠一次看完。如果短短八集《誰是被害者》無法滿足你,如果去年也剛好錯過了這部劇,那麼你今年或許很適合來惡補一下!

(推薦你:《誰是被害者》,活下去比死亡更需要勇氣。)

評點來自《最佳利益》的社會議題

1.外籍移工

當外籍移工哽咽地說:

你們都不喜歡我們,很討厭我們。老闆欺負我,我要討回公道,為什麼好像做壞事的人是我?我只是,要他跟我說聲對不起…

當方箏(天心 飾)冷靜地說:

如果把對方放在和自己放在一樣平等的位置,怎麼會用包容這兩個字?包容和施捨一樣,都有上對下的意思,帶有歧視的含意。

雖然一直都知道台灣對於外籍人士的友善是有區別的,但萬萬沒有想到字詞的選擇卻有著如此大的歧視意味。毫無知覺地台灣人們,甚至還以此沾沾自喜,在各種官方渠道上大肆放送。如今想來,不禁失笑…

回想去年南方澳大橋崩塌之時,媒體鋪天蓋報導的竟不是死傷人數,也不是相關死傷人員的人生故事,而是斷橋成因。以往若是有相關案件,媒體肯定爭先恐後地在社群媒體上蒐集資料、在街訪上訪問那些其實生前可能和死者根本不太熟的街訪鄰居。他們致力於拼湊出那個亡者的雛形,即便這些描述根本與本尊大相逕庭。可這次,卻是連死傷人數都毫不在乎!

原來,是因為南方澳大橋崩塌之時,死傷的全數是外籍移工。原來,我們的包容只是表面的糖衣。事實上,我們連他們的死活都不是特別在意。

2."按鍵"難防

第二集讓人心疼地「羅思彤」也令我印象深刻。一向直言不諱地性格令她受到觀眾喜愛成為網紅直播主,卻又因陷入殺人案風波而遭到網路聲浪的逆襲。鄉民們自以為是的正義已在國內外受到不少作品的質疑。公眾人物、編劇及媒體相關從業人員用他們的方式,寫出一個又一個的作品,向躲在螢幕後的鍵盤正義抗議,如日劇《三年A班》、羅志祥《夠了》等。

然而,在如今這個人手一支連網智慧型手機的時代,無論是對於各公眾人物或是一般素人的行為都能即時拍攝並上傳雲端接受公審,但鏡頭之外,事實是否真與影像畫面及目擊者的描述相符。而當盲目的群眾跟隨潮流,透過鍵盤攻擊無辜之人,作為道德最後底線的法律,其強制作為是否真又能撫慰被攻擊者受創的心靈?若是她/他無法面對這些非難,又該何去何從?但話說回來,如果我們永遠只是在人死後去指責那些鍵盤正義,是否也和他們沒什麼兩樣呢?

畫龍點睛的配樂

對我而言,《最佳利益》的另一亮點是音樂。《誤區》是第一首讓我每次看完正片都想繼續聽下去片尾曲。甚至,他連剪輯的片段都讓人不禁會心一笑。

當初我蒙著眼,難以發現,原來我一直走在泥沼裡面。

起初,畫面搭配著霧濛濛的城市遠景。緊接著,女主角帶著堅定地眼神,彷彿已經看清走在泥沼裡過去的自己。而男主,則是通過猶如正在混戰中的辦公室。

曾經的美好,朋友的微笑…

劇中四位資深律師為勞工議題深入街坊並肩作戰的模樣,以及長河幾位實習互相扶持的片段。

不知不覺都離開我的身邊。

男女主互相對視,看到的是身為實習生男主眼中的迷茫與疲憊,女主好像有點不忍,也許從男主身上看見當初的自己。

好吧,上述畫面的描述充其量只能是我的幻想。只是在寫觀後感時,突然由感而發罷了。除了片頭片尾外,在劇情推向懸疑時所出現的音樂也相當畫龍點睛。當然,還得私心推薦我熱愛的廖文強,由其作詞作曲的《海的顏色》也在本劇中作為配樂。

短版

除了優點,《最佳利益》仍然有些可惜之處。首先,我個人對於本劇過多精彩刺激的片段持疑。難道律師的生活都跟動作片一樣,天天追趕跑跳碰?作為劇集來說,確實是需要這些這些亮點,但一次次的堆疊倒是有點誇張了。

雖然本劇一樁樁案件都很亮眼地點出了應該受到大眾關注的議題,但對於主線劇情的處理卻是雷聲大雨點小。在整部劇集的前半,隨著各支線案情一點點地揭露的線索,堆積著懸疑,卻在最後草草收尾。或許這是編劇希望能表達的現實,想改變整個體制,不是幾個關鍵證據或證人就能搞定。這種程度的攻擊,可是連一點波瀾的無法掀起。

演員

最後,我想提提演員的部分。真的是到一年之後,我才重新看了關於女主角天心的專訪。幾乎是當她一開口說話時,我便想到了以前看過的《第八號當舖》裡的阿精。「原來,這就是演員!」我不禁偷偷感嘆著。

天心在這整部劇裡板起臉來,就算是在劇集後半,終於因為男主陳博勻,態度有些軟了,但卻仍沒有幾點笑容。我幾乎忘了,她曾是那個喜形於色、表情多變的阿精。

【imiiax臺灣吧耳機評價】開箱可愛實用兼備的經濟藍芽耳機

【思覺失調不是多重人格】在殺警案無罪後,讓我們從閱讀/影視看思覺失調

自從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爆紅後,思覺失調症開始走入人們的視野中。尤其是當鐵路警察殉職案的兇嫌因精神鑑定被判無罪後,社會強烈的反彈更是讓思覺失調症及其患者被推上了風口浪尖。然而,在判決引發的怨懟過後,我們是否能重新回歸理性,再次思考除了死刑以外,更多的可能性。

自從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爆紅後,思覺失調症開始走入人們的視野當中。尤其是當鐵路警察殉職案的兇嫌一審因精神鑑定被判無罪後,社會強烈的反彈更是讓思覺失調症及其患者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這次想談的,主要有幾個內容:

  • 思覺失調不等於多重人格
  • 不要將精神疾病與殺人行為畫上等號
  • 新聞媒體不曾停歇的標籤行為

當然,其實從判決到了今天,殺警案的新聞也早已被人淡忘。絕大多數的新聞媒體已經轉戰,將炮火對準雜亂無章的肺炎紓困方案及6月即將登場的罷韓投票。然而,在判決引發的怨懟過後,我們是否能重新回歸理性,再次思考除了死刑以外,更多的可能性。


思覺失調不等於多重人格

grayscale photo of woman crying holding her right chest

首先,還是不免俗的必須先談論這個迷思。雖然思覺失調症的舊稱為「精神分裂」,患者也可能會有幻聽、幻視、妄想或無法分辨真實與否的症狀,但這些幻聽、幻視及妄想並不具備一個完整的人格的特徵。

多重人格/解離性身分疾患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

一般而言,我們會形容多重人格的患者像是身體中住著許多不同的靈魂,而這些靈魂可能是因為患者無法面對現實生活中的某些情況而產生。因此,這些靈魂們各自有著不同的特徵,並且具有自己思考的能力。由於患者本身無法面對那些由人格應對的場面,所以患者(或稱主人格,即尚未人格分裂前的人格)在人格分裂開始時雖然有記憶斷片的情況,卻很可能不知道自己已患病。

(相關書籍:二十四個比利第五位莎莉)

思覺失調症/精神分裂症

(Schizophrenia)

思覺失調症的患者根據美國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DSM-5),會有妄想、幻覺及語言混亂等之一或以上的症狀,並且可能會有無法分辨現實等其他負性症狀。而所謂「負性症狀」,是相對於前述的正性症狀(包含妄想、幻覺幻聽、思緒及語言混亂等),意即無法正常反應情緒或無法正常思考。簡單來說,思覺失調症便是大腦功能的失調。

(相關書籍:大霧中人:思覺失調工作錄懲罰)

雖然在旁人看來,思覺失調症和多重人格有許多相似之處(譬如可能會跟空氣對話等),但在醫學上卻是兩個完全不相關的疾病。如果以上述病徵區分,思覺失調症患者雖然飽受幻覺困擾,而且言語行為混亂,但其言行及習慣仍應一致,屬於同一人。然而,多重人格的情況卻像是有許多不同的人存在,有著不同的記憶和言行等。


不要將精神疾病與殺人畫上等號

或許是電視媒體的渲染,除了新聞大力的播送相關內容外,大部分刑偵類型的影視也多半會討論的精神疾病罪犯的問題,如開頭《我們與惡的距離》、2019年的《最佳利益》等。然而,現實生活當中,大多精神病患者頂多只是不符合這個社會對於所謂"一般人"的期望罷了。

(延伸閱讀:2019台劇回顧,【最佳利益】永遠不要相信當事人)

我們該討論的,是如何改善這個制度對於異己者的不友善;該改變的,是整個社會對於精神疾病者的污名化;該注意的,是為什麼這個號稱自由且友善的島嶼,帶給這些患者們這麼大的無從抒發壓力。


新聞媒體不曾停歇的標籤行為

gold iPhone 6 near mug with coffee latte and teapot on table

新聞媒體聳動的標題一直以來都是大眾撻伐的目標之一,無論是對於性別、外籍勞工/外籍配偶以及精神疾病的病友,彷彿只要能將新聞中的主角貼上標籤,能引發話題討論度,衝高點閱數的就是好標題。但這些行為難道不是對女性、對外籍勞工/外籍配偶及病友們的二次傷害嗎?

可貼上標籤這件事,難道就只是新聞媒體從業人員的錯嗎?

若非你我,每個人對於這類標題一次次的點擊和閱讀,怎能助長出這樣一頭巨獸?呼聲也好罵聲也罷,當這些聲音變成各家新聞媒體展現給廣告主的表格和數字時,那些評論恐怕早已被拋之腦後。


其實每當討論到這類話題時,總會有一種聲音,告訴我:「因為不是你身邊的人被殺,所以你才這樣說的!」我很肯定,若是我的身旁的人不幸遇害,而兇嫌卻逍遙法外,我非常確定自己也會哭喊著:「一命償一命!」甚至會怨懟著這個世界的不公,司法有多麼保護壞人。

可是這些帶著傷痛的情緒的言論,難道就是正確的嗎?

【imiiax臺灣吧耳機評價】開箱可愛實用兼備的經濟藍芽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