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害人家屬|書評|一人做事不只一人擔,不能哭更不能笑的無聲地獄|中華紅心字會|心納家庭

沒有資格哭泣,更不值得擁有笑容的罪人,請問你的罪名是?雖然未曾做過傷天害理的事,卻被社會枷鎖框架,媒體多年後的一篇報導就可能讓你被千夫所指。失去幸福的資格,受的創傷也無處可說,因為被害者及其家屬才是值得擁有同情的一群。而這群無罪的罪人,正是「加害人家屬」。或許是2019年《我們與惡的距離》讓大眾開始看到了加害人家屬的困境,也因此催生了這本書的翻譯及出版。雖然已是10年前的內容,但還是有些亙古不變的道理是值得一看的。更何況,在真的閱讀本書之前,我從未細細想過每個案件的加害人家屬及其困境,總是被即時新聞或案件專題報導餵養關於加害人、被害人及被害人家屬的相關資訊或近況更新。然而,加害人家屬受案件發生所影響的程度可不亞於被害人家屬,尤其是在這個網路發達且鍵盤正義的年代。

沒有資格哭泣,更不值得擁有笑容的罪人,請問你的罪名是?雖然未曾做過傷天害理的事,卻被社會枷鎖框架,媒體多年後的一篇報導就可能讓你被千夫所指。失去幸福的資格,受的創傷也無處可說,因為被害者及其家屬才是值得擁有同情的一群。而這群無罪的罪人,正是「加害人家屬」。


《加害人家屬》實體書封面
《加害人家屬》實體書封面

對古今中外各大刑案充滿好奇的我,只要有空就會看看相關的電視節目、書籍或Youtube影片,舉凡美國黑色大理花、黃道十二宮殺手、韓國華城殺人案、紅色指甲油殺人事件、新加坡人肉咖哩飯等。講解這些案件的作品,通常會先聚焦於被害者生前的作息生活、描述兇手行兇過程、介紹兇手的生活背景及促成凶殺案的可能原因,最後則是被害者家屬訪問或多年後重回案件現場哀悼等。然而,被凶殺案影響劇烈的人可不僅止於此,作為加害者家屬同樣深受其害。


《加害人家屬》 評價

幸福美滿的家庭有一天突然瓦解

本書首先以一個平凡的小家庭接獲警方電話為開頭,雖然妻子(化名淺野)在丈夫第一次接獲警方電話時不疑有他,但隨著丈夫連續三日前往警局,她女人的直覺開始發揮作用。終於,丈夫在警方的陪同下向淺野承認的自己的罪刑,同時也宣判了她平凡人生的結束。

作為故事的開頭,淺野的故事相當引人入勝。從最初的疑惑、聽見丈夫自白的驚駭、面對孩子的小心翼翼及愧疚、夜深人靜的自怨自艾和隨之而來一連串的兵慌馬亂。我很喜歡有關淺野內心狀態的描述,從懷疑、不願意相信到悲傷、怨懟,沒有一般童話故事的聖人光輝,特別真實。

另一個令我醍醐灌頂的,則是關於加害人家屬對於被採訪的態度。由於自己是加害人的家屬,好像本身就已經背負了「未盡關心、督導」的責任,即便不是加害者本人,卻也已然在心裡為自己定罪。因此,加害者家屬對於自己被打擾或被排斥孤立都視為理所當然。這也恰巧說明了加害者為什麼通常是案件當中最沈默的一群。

重點不是單親 而是親子關係

在本書中讓我相當認同的,便是關於青少年犯罪的部分,總覺得這部分的陳述,即便是放到一般成年的加害人身上一樣適用。

媒體喜歡以「單親家庭」、「父母離異」等關鍵字來解釋犯人的家庭背景。然而,並不是所有單親家庭的孩子都會犯罪,重要的不是家庭型態,而是親子關係。

剛讀到這段話時,我不禁點著頭多看了兩遍。還記得不久之前我正閱讀著風傳媒對於2015年縱火弒親的死刑犯翁仁賢的相關報導。看似一家和樂的傳統大家庭,卻在除夕夜縱火,讓祝融帶走了包含父母在內共6名的親屬。這個傳統大家庭沒有單親或父母離異,雖然無法肯定文章中對於雙方過往爭執的敘述是否有所偏頗,卻能肯定加害人與家屬間的劍拔弩張的家庭氛圍。

台灣受刑人協助團體 中華紅心字會

本書後半部著重於包含英國的POPS(Partners Of Prisoners and family support)、澳洲的Shine for kids(書中稱COPSG實際已改名)及日本的WPH(World Open Heart)等特別成立以服務受刑人及其家屬的團體。於是乎,也讓我好奇台灣是否有類似的服務團體。

中華紅心字會(以下簡稱紅心)自77年從事受刑人家屬服務,將受刑人家庭稱為「心納家庭」。除了受刑人家屬服務外,另有由市政府社會局委託辦理的老人服務中心與弱勢家庭服務組。

相較於他國團體僅專注於受刑人及其家屬的服務,紅心的服務項目乍看之下顯得龐大且繁雜,並有服務區(目前僅雙北、楊梅、平鎮、新屋、中壢、龍潭及台中市)的限制,若是在服務區以外的家庭僅提供通訊諮詢或資源轉介。可即便是在繁雜的業務項目之下,紅心對於受刑人家屬的服務仍是包羅萬象,如經濟就業資源、家庭關係修復、心理輔導及法律諮詢等。

雖然並未詳細比較國內外受刑人協助團體的服務項目內容,但我仍開心於總是愛心氾濫甚至躍上國際舞台的台灣人,並沒有因為加害人家屬所謂「未盡關心、督導」之責而忽略他們的困境。

結論

或許是2019年《我們與惡的距離》讓大眾開始看到了加害人家屬的困境,也因此催生了這本書的翻譯及出版。雖然已是10年前的內容,但還是有些亙古不變的道理是值得一看的。更何況,在真的閱讀本書之前,我從未細細想過每個案件的加害人家屬及其困境,總是被即時新聞或案件專題報導餵養關於加害人、被害人及被害人家屬的相關資訊或近況更新。然而,加害人家屬受案件發生所影響的程度可不亞於被害人家屬,尤其是在這個網路發達且鍵盤正義的年代。如同王靖於《敗戰處理》所敘述,網友們彷彿用鍵盤宣示著自己是「正義的夥伴」,每一個痛罵加害者及其家屬的留言都像是嘶喊著「這不是我的錯!都是他!」。可是,案件的發生究竟與這些留言的人有什麼相關?這種肉搜、迫害,不正是一種「惡」嗎?

(延伸閱讀:《敗戰處理》死刑是重點嗎?陪你看過台灣最悲傷的故事)

參考閱讀

受刑人家庭服務實務經驗探討 – 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

風傳媒-除夕縱火弒6親


Hello,我是筑欣:

拾·誠實【10xhonest】是一個關於我閱讀、生活、博物館、影劇動畫及ASMR的天地。即時訊息的更新,可以追蹤TwitterFacebook

您還可以看看:

博物館系列

【518開放博物館評價】防疫期間,我們就把博物館搬回家吧!

回顧《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2017)》的妙手回春

2020台北好去處《康熙臺灣輿圖》、《發現台灣》30元一次看到飽

閱讀系列

《敗戰處理》死刑是重點嗎?陪你看過台灣最悲傷的故事

【自學平面設計必讀】達人們都推薦的21本實用書單!

【示鈴錄/怨氣撞鈴推薦】多災多難後,更珍惜平凡的幸福

【《美麗新世界》反烏托邦必讀經典】快樂,究竟由誰來定義?而你擁有的自由,是否真的自由?

ASMR系列

【ASMR是什麼】ASMR的起源,帶你回溯顱內高潮的重要時點

11個ASMR頻道,讓你連假酥麻三天三夜!

13種ASMR觸發,總有一種能讓你感受到大腦被按摩的酥爽!

7種ASMR主題,就算只是看別人被按摩,也能體會ASMR?

ASMR博物館的專業研究人員帶你揭開ASMR科學

影劇動畫

2020台劇推薦,【誰是被害者】活下去比死亡更需要勇氣。

2019台劇回顧,【最佳利益】永遠不要相信當事人

《Into the night/絕夜逢生》永不見天日的末日短劇

【動畫寄生獸評價】生命的準則,由誰說了算?

【想見你評價】從中二懵懂的小鹿亂撞到討論穿越時空的虐戀(全文劇透)

生活/碎碎念

【Hyread、Kobo、Readmoo】三大電子書APP推薦及實用評價

【思覺失調不是多重人格】在殺警案無罪後,讓我們從閱讀/影視看思覺失調

【imiiax臺灣吧耳機評價】開箱可愛實用兼備的經濟藍芽耳機

【景美河濱公園】腳踏車、籃球、野餐、溜小孩和夕陽一次滿足!

【思覺失調不是多重人格】在殺警案無罪後,讓我們從閱讀/影視看思覺失調

自從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爆紅後,思覺失調症開始走入人們的視野中。尤其是當鐵路警察殉職案的兇嫌因精神鑑定被判無罪後,社會強烈的反彈更是讓思覺失調症及其患者被推上了風口浪尖。然而,在判決引發的怨懟過後,我們是否能重新回歸理性,再次思考除了死刑以外,更多的可能性。

自從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爆紅後,思覺失調症開始走入人們的視野當中。尤其是當鐵路警察殉職案的兇嫌一審因精神鑑定被判無罪後,社會強烈的反彈更是讓思覺失調症及其患者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這次想談的,主要有幾個內容:

  • 思覺失調不等於多重人格
  • 不要將精神疾病與殺人行為畫上等號
  • 新聞媒體不曾停歇的標籤行為

當然,其實從判決到了今天,殺警案的新聞也早已被人淡忘。絕大多數的新聞媒體已經轉戰,將炮火對準雜亂無章的肺炎紓困方案及6月即將登場的罷韓投票。然而,在判決引發的怨懟過後,我們是否能重新回歸理性,再次思考除了死刑以外,更多的可能性。


思覺失調不等於多重人格

grayscale photo of woman crying holding her right chest

首先,還是不免俗的必須先談論這個迷思。雖然思覺失調症的舊稱為「精神分裂」,患者也可能會有幻聽、幻視、妄想或無法分辨真實與否的症狀,但這些幻聽、幻視及妄想並不具備一個完整的人格的特徵。

多重人格/解離性身分疾患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

一般而言,我們會形容多重人格的患者像是身體中住著許多不同的靈魂,而這些靈魂可能是因為患者無法面對現實生活中的某些情況而產生。因此,這些靈魂們各自有著不同的特徵,並且具有自己思考的能力。由於患者本身無法面對那些由人格應對的場面,所以患者(或稱主人格,即尚未人格分裂前的人格)在人格分裂開始時雖然有記憶斷片的情況,卻很可能不知道自己已患病。

(相關書籍:二十四個比利第五位莎莉)

思覺失調症/精神分裂症

(Schizophrenia)

思覺失調症的患者根據美國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DSM-5),會有妄想、幻覺及語言混亂等之一或以上的症狀,並且可能會有無法分辨現實等其他負性症狀。而所謂「負性症狀」,是相對於前述的正性症狀(包含妄想、幻覺幻聽、思緒及語言混亂等),意即無法正常反應情緒或無法正常思考。簡單來說,思覺失調症便是大腦功能的失調。

(相關書籍:大霧中人:思覺失調工作錄懲罰)

雖然在旁人看來,思覺失調症和多重人格有許多相似之處(譬如可能會跟空氣對話等),但在醫學上卻是兩個完全不相關的疾病。如果以上述病徵區分,思覺失調症患者雖然飽受幻覺困擾,而且言語行為混亂,但其言行及習慣仍應一致,屬於同一人。然而,多重人格的情況卻像是有許多不同的人存在,有著不同的記憶和言行等。


不要將精神疾病與殺人畫上等號

或許是電視媒體的渲染,除了新聞大力的播送相關內容外,大部分刑偵類型的影視也多半會討論的精神疾病罪犯的問題,如開頭《我們與惡的距離》、2019年的《最佳利益》等。然而,現實生活當中,大多精神病患者頂多只是不符合這個社會對於所謂"一般人"的期望罷了。

(延伸閱讀:2019台劇回顧,【最佳利益】永遠不要相信當事人)

我們該討論的,是如何改善這個制度對於異己者的不友善;該改變的,是整個社會對於精神疾病者的污名化;該注意的,是為什麼這個號稱自由且友善的島嶼,帶給這些患者們這麼大的無從抒發壓力。


新聞媒體不曾停歇的標籤行為

gold iPhone 6 near mug with coffee latte and teapot on table

新聞媒體聳動的標題一直以來都是大眾撻伐的目標之一,無論是對於性別、外籍勞工/外籍配偶以及精神疾病的病友,彷彿只要能將新聞中的主角貼上標籤,能引發話題討論度,衝高點閱數的就是好標題。但這些行為難道不是對女性、對外籍勞工/外籍配偶及病友們的二次傷害嗎?

可貼上標籤這件事,難道就只是新聞媒體從業人員的錯嗎?

若非你我,每個人對於這類標題一次次的點擊和閱讀,怎能助長出這樣一頭巨獸?呼聲也好罵聲也罷,當這些聲音變成各家新聞媒體展現給廣告主的表格和數字時,那些評論恐怕早已被拋之腦後。


其實每當討論到這類話題時,總會有一種聲音,告訴我:「因為不是你身邊的人被殺,所以你才這樣說的!」我很肯定,若是我的身旁的人不幸遇害,而兇嫌卻逍遙法外,我非常確定自己也會哭喊著:「一命償一命!」甚至會怨懟著這個世界的不公,司法有多麼保護壞人。

可是這些帶著傷痛的情緒的言論,難道就是正確的嗎?

【imiiax臺灣吧耳機評價】開箱可愛實用兼備的經濟藍芽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