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歷史博物館休館中】回顧《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2017)》的妙手回春(一窺2.58億港元的天價畫作的小心機)

回顧2017年國立歷史博物館的館藏常玉展,除了展示畫作及畫家生平外,更為美術館在展覽中找回地位。展中重現了館方修復畫作的過程,讓美術館不再只是藝術品的展出位置,而是整個展覽的中心。

[2020.07.17更新]

今年,常玉的《綠色背景四裸女》成為蘇富比(Sotheby’s)最受矚目的焦點,竟達到2.58億港元的高價。《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成交價也來到1億9162萬港元,創下藝術家靜物主題畫作拍賣紀錄。透過國立歷史博物館於2017年的妙手回春,一窺天價畫作背後的一筆一畫。

        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常玉,我想,我會說他是一個既傳統又前衛、既滄桑又幼稚的,充滿矛盾的藝術家。他的傳統幾乎可以從他的每一幅畫中看見,無論是猶如水墨畫一般的靜物系列,或是隱晦展現女性曲線裸女系列,都再再展現了他的傳統,更別提他許多以動物為題的畫作中想表達的那些,身為文人的孤寂與驕傲。

動物與靜物系列

常玉《斑馬》

        誠如常玉自己所言,他所想要表達的都只是最簡單的概念,讓人一看見他的作品就能感受到其意涵。也因此,在眾多藝術展演當中,常玉的作品可謂相當平易近人。無需過多的加油添醋,甚至是捕風捉影。

      以《斑馬》為例,深色背景當中唯一幾隻孤獨的動物,他們彷彿還懷抱著希望,向著心中理想的世界在奔跑著,可天上沉重的深藍卻始終壟罩在他們的頭頂上。某種程度上,也可視為常玉對自己內心的展現,面對現實沉重的壓力與阻力,他仍懷抱著自己的信念及初心,期待未來能有自己大展身手的某天。而這,不也正是中國歷朝許多騷人墨客的最佳寫照嗎?

無獨有偶,正如同我們曾經讀過的那些不得志的文人一般,常玉不輕易低頭的個性,也是為什麼其雖為亞洲最早進入歐洲藝術市場的畫家,卻仍窮困潦倒過完此生。而這樣硬派的的作風,即便是家道中落後都未曾有絲毫改變。縱然這些過往都再再證明著他是一個不為五斗米折腰的藝術家,但自幼生長在富貴人家,花錢大手大腳的習慣卻是不可抹滅的事實。更何況,坐擁富商的家庭資源,卻打著「勤工儉學」計畫的名義,佔用國家獎學金,這是我始終無法認同的部分。

常玉《游魚》

        單純以作品而論,常玉許多畫作確實能夠觸動心弦。不論是那些在荒漠當中孤身的哀愁,或是《虎嘯》、《獵鷹》等以動物為主題的系列畫作都令我相當喜歡。單看眼前的《游魚》以疊色的方式,讓深藍的水面增添光澤,使版面不致單調,卻又不會搶了魚兒的風采。

國立歷史博物館修復比對

        在修復紀錄當中亦看出的常玉對自己作品的認真。無論是桌面一些微小的符號、女模特兒的腿揚起的角度等諸如此類都是經過其慎重的考慮,甚至修改。或許作為一個人,常玉的部分行動、態度還有待討論,可作為一個藝術家,他確實做到了對自己作品的盡責。

常玉畫作修復影像座位區

       本次展覽的一大亮點便是常玉作品的修復紀錄展區,同時,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部分。作為博物館沉默卻重要的一群,修復的展示一方面點出博物館的功能,不僅僅只是常人所見的「展示」而已;另一方面,修復過程說明也為博物館的重要功能──教育與研究──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它讓原本對畫家歌功頌德的場面回歸現實,透過紅外線與紫外線的檢視,看見畫家對自己作品的每一筆修正。即便是天賦異稟,畫家的每一幅作品仍然是經過深思熟慮,而非信手拈來。

何況在此修復紀錄的背後,可是歷經30年好不容易催生出的《博物館法》。若非2015年剛通過的《博物館法》,這些經典的藏品恐怕只能隨著時間漸漸腐壞,卻苦無法源維修。所幸,適逢常玉逝世50週年,史博館以該法申請補助,這才有了本次修復的展示。

同時,修復案例的展示也為展覽增添不少趣味與互動,讓觀眾在參與展覽的過程中,如同尋寶般找尋那幾張修復過的作品,並試圖用肉眼查看那些修改的痕跡。

開始認真逛起博物館、美術館後,我也才開始發現到博物館們在展覽中的地位的轉換。過去,展覽彷彿僅為歷史文物或美術品等典藏而生,千篇一律地對於展品的前世今生做了最詳盡的解說。而近年,博物館們似乎悄悄地找回了自己在展覽當中的地位。譬如這次(2017年)的《相思巴黎》,為館方修復畫作的行為做了一次詳細的展示說明。無獨有偶,今年(2020年)國立台灣博物館的《發現台灣》也聚焦於台博館本身,展示了歷任博物館典藏人員及與其相關的典藏項目。

裸女系列

受徐志摩稱為宇宙大腿

        事實上,比起寫實的刻畫身體的各特徵,我也還算喜歡常玉裸女系列若有似無的展現方式。而本系列清一色展現的女性豐腴的下半身,更是曾獲得徐志摩「宇宙大腿」這樣獨特的評論。

《常玉》雙人圖

        以粉紅色為背景的《雙人圖》則是我在裸女系列中的最愛,佈滿簡單符號的粉紅背景,搭配或躺或臥的兩人。線條簡單卻能完整勾勒出女性曲線,並讓畫面整體展現了舒服而慵懶的氣息,也是少數我認為真的與馬諦斯的風格有雷同的作品。

常玉靜物系列

        至於常玉的靜物系列作品展現的則是他對構圖的能力,完美運用所有畫布空間。此外,他的靜物系列也常成雙成對的出現,並且以不合常理的方式呈現。常見的便是在一株植物上,長著不同品種的花或葉子。

畫龍點睛的小貓咪

        可結果,整場展覽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仍是靜物系列裡偶然出現的小動物。它為原本空蕩單調的畫布增添了活力與俏皮,完全起到了畫龍點睛的效果。

藏玉於家

總結整個展覽,無論是極低的票價或渲染力甚高的作品展示,都令我無法抗拒。

作者: 筑欣

喜歡且持續書寫記影視動漫、國內旅遊、美食、博物館、閱讀及ASMR等。搜尋引擎優化SEO、部落格撰寫、攝影實習中。聯絡請洽:stisches1109@protonmail.com

【國立歷史博物館休館中】回顧《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2017)》的妙手回春(一窺2.58億港元的天價畫作的小心機)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